当前位置首页欧美剧《诸神的黄昏电影免费版》

诸神的黄昏电影免费版6.0

类型:欧美剧 欧美 美国 2020 

主演:大卫·亚历山大·谢侯 乔纳斯·斯特兰德·格利 赫尔曼·蒂美拉斯 亨利特 

导演:摩根斯·哈格多恩 Jannik Johansen 

剧情简介

诸神的黄昏电影免费版 诸神的黄昏电影免费版迅雷在线观看故事讲述在虚构的小镇埃达,年龄不断增长的人们被迫应对气候变化。冰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人们经历了长期的干旱,冬天太暖和了。人们越来越频繁地经历极端的寒冷发作。无论如何,极端天气条件。世界在变化,有些人可能声称我们正朝着新的仙境传说而去。除非有人及时介入。

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中诸神的黄昏最后所有的英雄都去哪了

吉安娜带领库尔提拉斯子民定居塞拉摩萨尔在杜隆坦建立家园玛尔法里奥与梦境之龙定下契约沉睡百万年泰兰德继续领导暗夜哨兵



诸神的黄昏是什么故事

正文 四十话 诸神的黄昏 展开羽翼, 暮与晓萦绕不去, 生将如月辉样燃烧, 死将如日影般消逝, 神将颤抖,叹息,哭泣, 我将君临。 ——未知目标 ———————————————————— 风刮起,犹如优美而哀伤的颂歌。这里原本大概是片美丽的土地罢,不过以他们的心情,只怕无心去见周围的风景。冲锋的吸血鬼步兵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速度是个问题。假如因为刚刚的目标是人类还有所顾忌的话,现在精灵们对于这一群恶魔就毫无怜悯之心了。在这片开阔地上,弓箭手们获得了与曾经在那狭小通道完全不可能相提并论的优势。闪着银光的箭轻易的穿透吸血鬼暗色的铠甲,然后连他们的生命力也带走。那些曾经愈合的伤,这时也一并开始溃烂。那些恐怕自以为比精灵还高贵的嗜血者,也许很难想象他们最后沦落到的不堪的境地。 此时的月之光辉,却被因斯里斯牢牢地缠住了。尽管一开始猜到了一些敌人的动向,但是不幸的是却不是全部。苏格维特尝试着去拯救那些步兵,然而很快就发现不可能——对方明显已经发现了他的意图,所以因斯里斯一开始就用了全力,打得他无暇去顾及其他。而且,即使以他的能力,想要去救治起全部的伤者,也几乎不可能。 精灵们最强的地方,就是弓箭。或许他们真的不擅近战,但是只要他们愿意,什么敌人在接近他们之前,都得付出点不小的代价。恶魔们现在就遭遇了这样的困境。满天箭矢,仿佛连天空都变色。这种“困”的程度,已经可以用“噩梦”来形容了。 不过还是偶有几个吸血鬼穿过了这条死亡之线,冲上了精灵的阵列。 “来吧,你们这些小爬虫!把你们撕成碎片!” “步兵!架盾牌!准备反冲锋!”使徒们在空中指挥着,精灵们面对那些漏网之鱼竟然毫不慌乱。他们用厚重的盾牌构筑起防线,盾牌上镌刻着迪洛的徽记,发着精灵的魔光。 “见鬼,那是什么?” 吸血鬼的剑分毫不起作用,精灵的盾,还有他们的铠甲,都非同一般。事情没有想象的那样轻松,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伤不了他们么? 恶魔们有些怯了。 精灵们的剑,依旧是那么锋利;然而他们的甲,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坚固? 普通的攻击是没有用了。一个吸血鬼念起咒文,剑上冒出死火。这火将他面前的一个精灵拦腰斩断。但是来不及,精灵太多,而且恶魔太少。 “他们给了你们盾和甲,来救你们的命,”苏格维特面无表情的看着因斯里斯,“你们却用箭伤他们,让他们同你们的敌人一起去死,是罪过么?” “可悲啊,身为神的分身,你说出来的话却同凡人一般。这才是罪过啊。”因斯里斯仿佛在嘲笑他,“哦,不对......你们这些恶魔,应该比那些凡人还要不开化罢。 “你看看地上那些可怜虫,那些无知的吸血鬼——无论他们前进还是逃跑,都逃避不了死的命运——他们落在了我们精灵的射程里——而把他们送进这片葬地的家伙,就是愚蠢的你啊。” “原来你是这样看待啊。”苏格维特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我们是不一样的。那些一辈子只能脚踏泥土的卑微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了解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就像天与地的差别那样遥不可及。” 两个神的分身在空中缠斗着,打得不可开交。双方都控制着自己的力量,同时也压制着对方,仿佛是在害怕发生什么。 “是啊,是啊。”苏格维特瞥了一下眼睛。 夫卡斯从刚刚开始起一直只是站在原地观战,现在终于往前踏出了一步。 “对方早就出动了高等精灵,我们却一直还是普通的恶魔军队。这样的差距的确有点大呢。”埃格塔法的分身舞动着他的大镰刀,在空气中划出一个红红的门,然后消失其中。“来吧,伙伴们。” “你们倒是天真,这样还打算保留实力的样子。”因斯里斯继续着他的攻势,气浪像刀剑一样锋利。还好苏格维特一闪而过。 “所以,现在打算杀光你们啦。”月之子微笑着。 精灵的队列里突然闪起奇怪的光,夫卡斯背着镰刀从门的里面走了出来,他身边环形区域里的精灵被他一下就砍得遍地。不过并不是结束,这道门在精灵的方阵中越开越大,犹如那地的死界之门。新的恶魔从中涌出。 “十字军,进攻!” 比吸血鬼还要高傲的恶魔贵族,他们穿着连精灵都自愧不如的华丽铠甲,在他们抽出武器之前,那些平凡精灵们的神经就彻底崩裂了。 “放箭!放箭!不要停下来!你们这些胆小鬼!”一个貌似指挥官的精灵歇斯底里的喊叫着。但是精灵们乱了方向,犹如被什么迷了眼睛,向四面胡乱的射击。吸血鬼们刚刚溅得四处的血跟着发生效用,它们穿透精灵的铠甲,直接毒到深处。于是那些不幸的受难者抽搐着倒地。这一次敌人来到了太近的地方,已经没法反击。 “无论你们从哪里来,都会到那里去。掌握死的,是我们。”魂魄汇聚到夫卡斯手中,然后被死神之子一把挤碎。那个喊着放箭的家伙突然就住了口,断了气。 “运命不济了吗?还是你忘记什么了呢。” “我们的胜负确实未分,但是马上就要见到答案了!” 天上照下光。十字军的黑暗虽然没有被消散,然而精灵步兵们却被这道光护佑了。太阳神的子民们张开了自己的光环——那是所多罗西斯所赐之圣物。 神话般的光辉照亮战场,恶魔的诅咒被驱散,精灵的伤口在光中愈合。 “那些该死的使徒!” “使魔们啊!你们的对手在这里啊!在高高的天上!仰望着我们,然后去死吧!” 使徒们肆无忌惮地放起箭,精灵们也跟着张开了火力。被光包裹着的箭矢在使徒的光辉中转向,被驱赶着飞向光中那些不洁的黑暗——那些恶魔的所在之处。 没法还击。他们飞得太高,地面发射的箭矢已经不可及。虽然那并不影响天上的使徒们的攻击。恶魔们只能用魔法还击,但是精灵们并不在乎的样子。和箭矢相比,能量弹实在是太虚无的东西。 感觉越来越恶心。天上的东西让帕拉鲁尔的骑兵联想起另一种令他们深恶痛绝的生物:鲁杰特。那两者的身型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东西,而且连那种不讨人喜欢的无良都一样。真是令人怀疑到最后每个使徒肯定都会堕落为鲁杰特。他们在天上像兀鹰样盘旋,地上的野兽呜咽着咆哮。 “如果我们的宾曾骑兵还在......就不会让这些家伙这样嚣张!”太子咬咬牙。 “我们失去了天空......” 然后就什么都失去了。 ※※※ 还不是夜晚,月神的子民们陷入了苦战。烈日当空,天上除了使徒连云都没有,一切看来就象是一场彻底的阴谋。 月教徒和诺亚塔姆也陆续投入了战斗,不过看来情势有一些一边倒。长着翅膀的精灵们从空中压制着一切。他们的箭无穷无尽,无论是骑兵,恶魔,抑或复生的死尸,都在这箭雨中倒下去。 没有办法呼吸。光是要躲避这些箭,眼睛看去的天早已变色。大脑也不能思考。更不必提还要去寻找那些铁甲兵的缝隙攻击,在诺亚塔姆们吟唱出他们的咒术前击倒他们。除了数量已没有更好的战术......幸好有通灵者的存在,即使是死去的士兵也能作战。然而这样还是很不够。 “我们的时间会来。”仲裁学木慢慢说道。 一直讶异着仲裁的沉默,豢龙转过头看他的这一位伙伴。气氛在月教徒张口之前就已经变化了。仲裁紧紧握着那只沾满了自己血的手,表情已经令豢龙加卡尔不敢去揣测。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对吧?魔人?” “仲裁?你?” “天色已经太亮了,这样我们没法作战。赫赫。”仲裁学木诡异地笑着,“我说,你也做点什么吧,豢龙先生?当死灵的哀怨汇集此地,黑暗的仇恨汇集此地,我是复仇之子,当黄昏将临之时......” 仲裁的黑暗在空气中造出巨大的压迫感,让魔人禁不住靠近到他身旁。刚刚还是静止的空气挂起了小风,风吹来云,天一下子就暗了。仿佛这样才是适合恶魔和帕拉鲁尔人生存的环境,感觉一下子变得很舒服。 “仲裁,这个法术不怎么讨人喜欢呢......” “哎呀,豢龙......你怎么不早说呢......你不喜欢的话就告诉我呀......现在已经不是......说想停就想停的时候了啊。” 没有办法。豢龙只能看着空气中的暗流的聚集。因斯里斯和苏格维特都感觉到了这份潜在的危险,连战斗都停了下来。 “全军后退!后退!”因斯里斯一边喊着,一边向诺亚塔姆的阵列的方向望了过去。“帝斯宇凌先生......” “嗯。”大主教会意地点点头。 “太子殿下!危险!请撤退!”苏格维特也叫着,“夫卡斯!退回来!士兵们!全部后退!不要与敌人混迹!” 这是一件看来相当可笑的事情:原本缠斗在一起的两军竟然一下子分开。尽管双方的弓箭兵依然没有歇手,制造尸体的事情一刻也没停止;尽管精灵的弓箭一直占着上风。 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散尽吧,黑暗!我在此地划出光明之界,将邪恶之物通通......”帝斯宇凌念着咒语,张开一个光的结界,将他们的大军包在了里面。 “凡人的精神,是挡不住嗜灵的怨恨的。”仲裁学木一脸疯狂的样子,“你们全都去死吧!” 光的结界一下子被穿透,然后炸得漫天光华。地上的凡人一片惊叹之声。被月神选招的教徒用手指着天空。凡是被他点到的,天上的使徒纷纷坠落。身体流出毒,然后很快就死。那些尸体腐烂着再生,像野兽一般攻击自己的同伴。 “丧尸!死亡瘟疫!” 听着敌人们恐惧的嚎叫,仲裁却毫无原来应该有的十分享受的表情,他的脸已经僵硬了。豢龙觉得很不妙,于是一下子就躲远。 “凡人有这样的力量,是不应该的。”因斯里斯念叨着,光在手中汇集,“比冰霜更加锋利的,比仇恨更加锋利的,化身为光的利刃啊......” “小心!躲开!”苏格维特喊道。他马上就发现了因斯里斯瞄准的方向——假如这一击的目标是自己他还能勉强应付,别他的话恐怕必死无疑。 豢龙刚刚就已经闪开了。但是仲裁学木没有。这样的光流连接触到他的身体的机会都没有。黑暗力量在血管里漫溢,仲裁很古怪地挥了下手,因斯里斯的攻击就被弹了回去......没有办法形容的古怪程度,看到的人都这样想着,凡人是做不出这样的举动的。 你们的英雄会来,你们的辉,要盖过太阳。 那折回去的光,落在了因斯里斯脚下的地方,把那里的精灵和铁甲兵们炸得尸骨无存。 “可恶......那家伙,是谁?” 不仅是因斯里斯,连苏格维特都觉得对那人刮目相看了。 那人就凭着自己的黑暗,把整支精灵军的光环都掩盖了过去。这不是凡人能做到的。当精灵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的身边已满是行尸走肉。遭遇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了,那丧尸之毒貌似使徒的光辉能解,然而却来不及。这次牺牲太多,甚至连高等精灵都波及,他们自顾不暇,所以也不去拯救地上的生灵。 “大家,离那群家伙越远越好!”豢龙建议着,“仲裁......差不多了吧?” 那个人根本没有回答他。 那月教徒的脸已经扭曲了,眼里、鼻里、口里,都流出毒来。他也不能说话,虽然张着口......不过过了一会儿又发出声来,像是野兽的咆哮。那暗流像是牵着木偶的绳,他就是那被牵的木偶。身体不受控制地动起来。于是可以体会刚刚仲裁的行动为什么非同寻常。黑暗的力量从他的每个毛孔里溅出来,感觉就像要爆炸。 越看越像什么,豢龙却一时想不起。 “仲裁?你怎么了!” 对方注意到他,然后摆出了一个准备攻击的动作。魔人心里一寒,竟然就抽出了自己的剑。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面对什么了。 丧尸!他变成丧尸了! “见鬼!”豢龙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一束光射过来,穿透了那丧尸的头。苏格维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因斯里斯,使徒也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恶魔。黑暗与光在那尸体上激烈交汇、碰撞。仲裁学木慢慢不见,然后大地也又跟着抖动。 岛的中央,也就是战场的中央,那光柱又升起。隐隐约约看到双头鹰身龙的飞上云稍的影子。然后一晃就不见。 “邪罗牙?那巨兽?” “他怎么会在这里?” “在这光暗交汇之地......” 那月教徒一死,瘟疫便散尽。天上阴云褪去,竟然已暮。时间像是在被谁拨动着的钟。然后光柱也消失,天上落下几颗星。 你们的英雄会来,战争才正开始。 ※※※ “好疼!”重重地摔在地上......这块地出乎意料的硬......或者是他从太高的地方坠下来。仲裁学火很艰难地爬起来,拍着身上的土。 地上满是尸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在这里。然后看到了恶魔的士兵,帕拉鲁尔的骑兵......明明是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却不认识,世界恍若隔世。就好像自己被世界遗忘了那样,又好像是自己遗忘了世界的样子。 “摔傻啦?”沙洛拍拍他肩膀。幸好还有同伴。 “哥哥......这里是哪里啊?” 仲裁学火看看四周,落到这里的只有他们三人而已。那些诺亚塔姆,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月教徒手里握着一把沙土,沙却从他的指缝中漏出来,被风带走。 越是尝试紧握,也只不过越是加速流逝而已。 仲裁叹了口气,摇摇头,对周围世界全然没意识的样子。 “到最后......竟然连再会......都没对她说啊......”